通靈少女索菲亞的書-"靈界翻譯者"好看嗎

通靈少女索菲亞

在郭書瑤主演的通靈少女一劇中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整個故事就是改編自索菲亞的個人經歷

索菲亞除了擔任整齣劇的文化顧問

還指導劇中的宗教儀式

她在她的書本中提到

「我天生就是當翻譯的料!」

 

(以下內容摘自 靈界的譯者 一書)

索菲亞從含著奶嘴時就已經在聽神問鬼,到了六歲的時候就會報明牌、十五歲開道場成為學生靈媒,幫人問事看風水、為亡者傳達遺願;十九歲更巧遇懂中醫的靈醫保生大帝,開始幫人問診看病,自此香火鼎盛,將事業推向高峰,卻在二十多歲毅然退出靈媒這個行業。她雖「帶天命」而從小接觸靈媒工作,卻從沒正式學過法術符咒,反而熱愛棒球、空手道和音樂,憑著樂觀搞笑的天性,即使從小面對光怪陸離的靈媒生涯也不致偏失。

 

  大學唸社工系、現正攻讀政大宗教研究所,並憑著過人毅力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全國賽主審及國際棒球裁判,同時也是棒協翻譯,卓越的翻譯能力,連紐約洋基隊、澳洲國家代表隊等國外球隊都十分賞識。二十七歲時又因緣際會讓她成為穆斯林,曲折離奇的人生際遇令人忍不住驚呼:「不可思議!」

 

  一般大眾對靈媒與神鬼之事的瞭解多來自於「聽說……」,所充斥的觀念混合道教、佛教、民間信仰,各種名稱混用、觀念似是而非,讓作者從小見多各種以訛傳訛所造成的亂象。現在,請一起「聽說」一位學生靈媒的親身經歷,以她的「親眼所見」解開世人對神鬼之事的各種疑問。

靈界的譯者 一書

索菲亞以自身的經歷回答了一些我們很想知道答案的問題,現在摘錄如下:

 

鬼才知道的問答題──原來如此,別再道聽塗說了!


Q1:鬼月是不是鬼很多?
Q2:祭祖燒紙錢,真的是燒給自己的祖先?
Q3:日常生活要如何防小鬼?
Q4:什麼是「魔神仔」?真的是小孩的剋星?
Q5:路邊的紅包撿不撿?
Q6:改運真的有用嗎?
Q7:精神疾病與鬼附身有什麼差別?
Q8:外國有沒有鬼?
Q9:一般外宿住飯店時,都要先敲房門才能進去、邊間的房間容易有不乾淨的東西,這些傳言是真的嗎?
Q10:遇到「發爐」怎麼辦?
Q11:遇到鬼壓床時怎麼辦?
Q12:民間對去醫院探病、參加喪事法會多有忌諱,該怎麼辦?
Q13:通常在搬家時,要看時辰、拜土地公、地基主等諸多規矩,是否有其必要?另,真的有土地公等神明存在嗎?
Q14:鬼都長什麼樣子?都穿白衣嗎?真的沒有腳嗎?厲鬼真的都是穿紅衣向人復仇嗎?
Q15:靈媒都是怎麼跟靈溝通的?

通靈少女靈界索菲亞

想要知道答案的讀者們從這本書中可以得到索菲亞從自身經歷中所提供的答案

通靈少女的原型索菲亞 在靈界的譯者書中寫道  

以下內容引自 靈界的譯者 一書  (完整試讀請上博客來網站 )

 

天生就是看得見「它們」啊!

沒有印象是從何時開始,就如同眼睛會看、耳朵會聽一樣的自然,我的世界裡,多了一些旁人沒有看見,對我來說卻是真實存在的東西。因為旁人看不見,所以也沒人能告訴我那是什麼?直到我疑惑地問出口,人們說:那叫作「鬼」。我一直看見的靈魂大部分是往生者,有親人也有陌生人,也有神明般的形象。它們多半是死亡時候的形象──穿著死亡時的衣服、帶著死亡時的容貌與情緒;還有一些是最令人畏懼的形象,例如:異常的瘦或高或巨大或殘缺或表情恐怖、扭曲而痛苦。

通常是後者才會引起我的注意,因為我對鬼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就如同空氣在我周遭一樣自然,但是它們有時候會傷害人,有時候光是那樣的形象就令我畏懼不已,這樣的情形使我非常困惑,也沒有能力去分辨,當我說出口時,家人會帶我去更多的廟,但我的「病」卻從未改善。其實我也並不好過,聽到我媽曾因醫生放棄急救而跪求醫生、也為我病急而毆打護士,對此我很抱歉!可是我無能為力。

小學的生活大致上就像是電影《靈異第六感》」中的那位小男孩,觀賞這部電影的經驗讓我很驚訝!我過去非常排斥看靈異節目及電影,因為如果我害怕鬼魂會威脅到我的生存、如果我真的以為現實生活中的鬼都跟電影一樣厲害,那豈不是就不用活了?每天就把自己嚇死了吧?在與家人一起看影片時,家人頻頻驚呼我小時後就是那樣的情形!在看完影片後家人更是個個眼眶泛紅,母親還跟我說她終於瞭解我小時後為何常常躲在衣櫥裡哭了。我第一次有一種被家人瞭解的感覺,這部電影對我的影響很大。

通靈少女靈界索菲亞靈界的譯者

不過我的小學生活也不至於那麼痛苦,至少有棒球與我作伴,棒球是我的避風港,只要跟朋友在公園玩球時,一切的煩惱就都被拋諸腦後!剩餘的時光也不怕沒有「人」陪我,隨便都找得到鬼跟我說話,只是不可以讓大人知道,每當我說出哪裡有鬼時,大人就不准我再到同一處玩耍了!此外,我有時候也想弄清楚這些別人看不到、而我所看到的影像是什麼?

很多人都曾經幻想過靈異世界的樣子吧?鬼長什麼樣子?一定要穿白衣服嗎?真的都沒有腳嗎?收得到紙錢嗎?超度真的有用嗎?用什麼方式可以趕走它們?心中充滿了好奇,又帶著一些恐懼。其實,我也常常幻想,沒有鬼的世間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沒有「對象」可以說話了?遇到事情不就沒有「對象」可以討論?親人走了不就再也見不到面了?迷路時不就沒有「對象」可以問?面對這些疑惑我也覺得很好奇,但是我最恐懼的事情還是大人的反應。

童年的我應該算是一位高功能的自閉兒,也就是生活機能很好、能夠上學,只是常常喜歡耍自閉,這也不能怪我,因為經常一說出口就被大人的反應驚嚇到了,所以索性就自閉些囉!我一直很納悶,你說隔壁的王太太剛剛走過去沒關係,我說死去的表哥回來看我們就有事情?你們也太奇怪了吧??誰說過世的親人就不能回來看看?誰規定看到了鬼就不能說?這些事情層出不窮,我也慢慢學會了,有些事情還是別說得好。

我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看得到身邊的好兄弟,至今還是覺得它們在我生活周遭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不過,大概十歲的時候才完全學會怎麼分辨它們跟活人,當然了,還包括不要說出來的智慧,免得不知是嚇到大人,還是讓自己被大人嚇到?

全家人雙腿發軟的黃昏

小時候最喜歡坐那種投幣式的電動遊戲機,幾乎每天黃昏都會去玩,不過,並不是我家有錢啦!乃是因為我見到的鬼大都是在黃昏時出沒,一直到現在,我爸媽都會說,每到黃昏全家人的腿都軟了,因為我總會看見一些親人和客人來我家:看到表哥和外婆都要打招呼啊!怎麼可以因為她們死掉就翻臉不認人?太沒有感情了吧?我可是從小就很重感情!看到死去的親人,該叫的就叫、該拿飲料的就拿!不認識的鬼進來,當然也是要問清楚他是誰啊。所以我爸媽會自己或叫學徒、保母帶我去散步,我想,我家人的凝聚力就是從那時候慢慢開始培養的吧?難怪從小到大,大家都說我是這個家庭的重心。

讓家人最「刻骨銘心」的大概就是我表哥吧?他是我大舅舅的大兒子,據說是位向上精進的好青年,白天打工、晚上去夜補校,在台北的時間就借住在我家中,可惜似乎好人都不長命,在我三歲時因為血癌過世,其實我對表哥一點記憶都沒有,這都是長大後家人跟我說的。

幼兒時期總是需要午睡的,不知為何,這位表哥總是喜歡叫我起床,家中原本是開髮廊的,除了擔任大師父的母親之外,還有一、二十位學徒,據說在將近黃昏之時,我常會跟他們說:「華正哥哥回來了!他說……」其實我從來沒有機會說出來華正哥哥跟我說了什麼?因為通常整個髮廊會有一半的人腿軟攤坐在地上,然後會有人大喊:「把她帶出去啦!」我想,應該是剩下那幾個沒有腿軟的帶我出去散步、坐電動遊戲機吧?真可惜我都不記得了,其實我現在也很想知道華正哥哥到底想說些什麼?

大部分我的玩具都是扮家家酒,也常常因為玩火被大人處罰,其實這都是有原因的!有時候會遇到鬼跟我要東西吃,我就會去弄水、弄餅乾、弄飯給它們吃,當然被大人看到會挨罵,因為他們總不相信真的有鬼跟我討東西吃;有些鬼會想吃「灰燼」,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要燒紙錢吧?它們非常喜歡吃燒過的紙,我會找各式各樣的紙張燒給他們,測驗紙、廣告紙、報紙甚至是衛生紙,當然被大人抓到就是一頓好打,想想真是冤啊!一整個委屈耶!為什麼沒有人相信我?後來除非是鬼的強力威脅,所以我實在不敢再燒東西給它們吃。

我的日子過得不是很悠哉,從我會說話開始,行程就是滿檔!我爸媽會自己或是拜託我大阿姨,四處帶我去收驚祭改,不過沒有什麼效果啦,看得到的我還是天天看,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幫我家人收驚的效果會好一點。反正大人們就是會用很嚇人的臉孔,還帶有恐嚇的語氣說:「不要說啦!哪裡有啦!」我每次都會被他們的表情嚇到,後來,我就學會不能說出來,如果要跟鬼講話就要偷偷講,要不然被人偷聽到了,大人又要嚇我了……

在童年的階段還沒有能力向外界適切表達自己的遭遇,即使想要表達,也會因為家人對神鬼的誤解與迷信,回應的態度多半是否認的,而且忽視我的求助,所以童年階段對於周遭的景象只能消極地躲避。由於沒有人可以同時看見我所見到的景象,所以我也無法肯定景象的真實存在與否,我就算問其他小朋友,他們大部分也都說沒看到,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此外,在台灣傳統文化的影響下,認為會見到這些景象是不祥的或是被魔鬼纏身,而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身上又會歸因於今生或前世犯了罪孽,所以在這個階段我是非常混淆並且有罪惡感的。

罪惡感使我不願意接納自己,也認為自己不受家人接納,直到大二與家人看了《靈異第六感》後才有被接納的感覺,罪惡感受到釋放,我才漸漸開始願意與家人或朋友透露出這方面的經驗。有許多研究顯示瀕死經驗與靈視的關係,雖然我有同樣的經驗,但由於不復記憶所以無法在這個部分做討論,也無法藉此瞭解過去生理病痛與靈視現象何者為起因。

 完整試讀請上博客來網站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大小事

再來一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